啊 我高中的文笔真好啊 大学的我在写些什么都不知道

你都二十一了 不能再哭了

像狗皮膏药
甩不掉

做人要有自知之明 谢谢。

我还是看脸的

去年纽约地铁上
Ding的红外套

最近十分依赖甜食
可是心情依旧很糟糕
觉得自己很没用了

不用对我这么好

记录一个ston的梦:

刚才午睡梦到你
梦里有一种飞行器,跟卫生纸卷一样,小小的
装在手机后面,调节手机的音量键,可以控制气流的输出
然后我们拿着两个手机就出去飞了
飞到洋沙山回来
路过东钱湖小学
看到戴子锋扔铅球
然后我问你要不要下去看
你不去
然后最后就是 不知道为什么 你突然把我的音量键开到最大
然后我突然就被飞走了

为什么要对别人好
为什么不好好爱自己

1 / 7

© Qiviao | Powered by LOFTER